槿仙儿

安好,这儿南方姑娘cn白槿。
喜像素,是个养闺女的孩厨。
主凹凸嘉/柠吹,主食嘉瑞,对家不拒。
是鼠绘,没有板子。堆图的地方请随意。

头像出自@kyrie meii 侵权致歉自删

· 是小柠檬的私设——!
· 偷懒有:)
· lof吞手机画质让我感到害怕:)

★嘉瑞 花吐paro
☆ooc 随心注意
★莫名其妙的意识流
☆11.12朴小姐姐生日快乐
★At last祝食用愉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神说这是给他的惩罚」

忽如其来像是异物堆积许久的哽咽感,喉核如同被刺穿一般,有些红肿,双手掐着喉咙。接连不断的咳嗽,温热的花瓣混着血迹从嘴里掉落划到手心。

狼狈不堪的模样,眼泪水泛泛升起。大赛第一,染上了亚洲传播的不治之症。藏着掖着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

“嘉德罗斯…?”

踏踏踏...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是瞳子里装着的人,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
“滚...”
“你...”
“我让你滚。”

日渐频繁的咳嗽,还没有确定是否能够说出的言语。银色的发丝在眼前若隐若现,以及在他身旁吵吵闹闹同为金色的人。

“咳...咳咳。”

捂住嘴转身的离开,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不成形的花掉落一地。

“呵…这不是格瑞吗。”拿着棍子的手将它靠在背后,一副玩世不恭的调谑“主动上来找我?不跟着去护你那渣渣……?”

回应的是无声的沉默,格瑞没有接话,依旧自顾自的朝嘉德罗斯走近。

“格瑞。”
“嘉德罗斯。”

他的来意也许已经很清楚了,哈,已经装不下去了,捏紧了之前掩饰的紫色花瓣。任由这该死的花瓣从口中呼出。一片,二片。

“是花吐。”
“如果思念一个人致郁而疾就会染上这种病毒。”

那又怎样,事实结果,眼睛不是表现如此吗。像个可悲的弱者偷着呜咽不肯直视挑明。

“我不怕赌,但我不想输。”
“输给一个渣渣?”

嘴角勾起的弧度,几乎想讽刺这种荒唐,不明心意的躁动,按捺着情绪。不过是在逃避现实,义无反顾。

“不赌怎么会知道。”
“嘉德罗斯,你怕输?”

自顾自走来的家伙,谁允许你无视我的忠告,闯进我的世界。遍地吹散着风铃草,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。趁着时间静止按下暂停键般的安静,像是宣告占有权的标记,吻上了那人惊愕无措的唇。

“我像是会输的人吗,格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神说这是赐予的救赎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

风铃草:嫉妒,永远的羁绊。